我在擔任財政部長時,有次要升遷一位女同仁為局長。我約見她時,她很猶豫,說「先生會反對」,我自告奮勇的要了她先生的電話,願意直接跟他溝通。電話接通,我表明意思後,這位先生以怒不可遏的口氣對我說:「你們財政部都沒有人了嗎?」我突然領會到這位女同仁的苦衷了。她先生是位大男人主義者。


小風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